您的位置:首页 > 女性

海南加强环境立法十八大以来9部法规护航生态环境

时间:2019-11-08

点击Nanhai.com的“海南深呼吸”栏目,查看更多相关报道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九项立法保护了海南的生态环境

立法如海绿色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法律是治国最重要的工具,良好的法律是善治的前提。 党的十八大以来,海南坚持问题导向,加强生态环境保护立法,为合理利用海南的青山绿水、碧海蓝天和资源构筑保护性“屏障”。

-海南日报记者杜英

《关于加强东寨港红树林湿地保护管理的决定》

将东寨港红树林湿地的总体保护和控制范围从5万多亩扩大到12万多亩

全省已建立49个自然保护区,总面积2.725万公顷

其中9个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面积10.36万公顷

保护绿水和青山用生态法

海口东寨港红树林保护区是全国最大的红树林湿地,也是我国第一个以保护红树林生态系统为主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2014年4月,海口市人民代表大会一致通过《关于加强东寨港红树林湿地保护管理的决定》号决议,为12万亩湿地的生态保护划定了红线,从立法上加强了东寨港红树林湿地的保护和管理。 “《决定》将东寨港红树林湿地的总体保护和控制范围从5万多亩扩大到12万多亩 ”东寨港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李华亮说道

青山绿水碧海蓝天是建设国际旅游岛的最大首都。他们必须被珍惜和小心照顾。海南必须正确处理发展与保护的关系,努力“增绿”、“保蓝” 习近平总书记对海南科学发展的指示和伟大承诺仍在我耳边回响。

这是唯一的事情。党的十八大以来,围绕党中央、习近平总书记赋予海南建设国家生态文明示范区、谱写海南美好篇章的新使命,我省坚持问题导向,加强生态环境保护立法。

我省修订《海南省自然保护区条例》,坚持保护为主,严格管理;制造《关于修改〈海南经济特区林地管理条例〉的决定》;"这些重要的法律法规与生态保护密切相关,形成了一个体系." ”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邓云秀说道

梳理十八大以来的全国人大立法目录,发现有9项立法,包括林地、国土和自然保护区,旨在“保护”海南的生态。

省人大通过的《关于修改〈海南经济特区土地管理条例〉的决定》从强化政府责任、提高生态补偿的角度破解了水源保护与社会发展的矛盾。投票通过《海南省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加大对非法砍伐和擅自移植古树名木的处罚力度;《海南省古树名木保护管理规定》的采用增强了人们的绿色生态意识。 从这一时期开始,省人大提前介入了《关于确定椰子树、黄花梨为“省树”,三角梅为“省花”的决定》修订阶段的示范工作。修订《海口市公园管理条例》,有效防止采矿破坏植被环境

Example

Legislation强调“以问题为导向”和“法治思维”

在实践中发现问题和矛盾。问题和矛盾由立法引导和解决,然后在实践中检验.海南在自然保护区管理、林地管理和土地管理立法方面的探索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例子。

坚持以问题为导向和法治思维是本届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在立法中特别重视的出发点。实践中发现问题和矛盾。问题由立法指导和解决,然后在实践中检验。 海南对自然保护区管理、林地管理和土地管理立法的探索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例子。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法律是治国最重要的工具,良好的法律是善治的前提。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必须坚持立法先行,充分发挥立法的引领和推动作用,抓住提高立法质量的关键。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我省的立法者对几个字印象非常深刻,一个是“良法是善治的前提”,另一个是“抓住关键提高立法质量” 立法实践者也有同样的看法,要明确的是,无论颁布了多少法律,无论它们有多“崇高”,如果这部法律脱离现实,就没有“无病呻吟”的问题,也没有可操作性,它不仅会损害法律本身,还会损害法律的权威。

“省人大邀请我参加自然保护区立法评估会议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省高级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兼研究员杨冠雄说:“我甚至在会上直言不讳地说,立法者必须深入基层,才能有感性认识!"

此次立法评估会议召开的背后,是生态保护面临的几个重大现实问题:为了获得更多的土地来种植槟榔等经济林,一些山区采取剥树皮的方法来慢慢杀死自然树木;三亚西岛上成千上万渔民的生活与珊瑚礁保护直接冲突,并且长期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大量农民尚未从国家生态补偿基金中获得普遍补偿。中央生态转移支付资金实际投入生态保护的不到10%,加剧了生态保护与群众生产生活的矛盾。 然而,有些地方渴望快速成功和即时收益。虽然他们创造了一些利润,但他们通过开发著名的自然保护区来开发房地产、酒店和其他旅游建设项目,造成了巨大的环境和生态压力。

杨冠雄指出,“对于生态保护区范围内的重大项目,必须征求公众意见并写入立法,防止不良项目随意侵占和破坏脆弱的环境。” “

这个建议很快得到了回答 2014年9月,《海南省矿产资源管理条例》在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上获得通过。该决议第22条增加了对重大基础设施项目的调整,该建议已纳入立法。

还有《海南省自然保护区条例》“问题” 林地条例最早于2003年制定,2009年修订过一次。 然而,在实践中,特别是近年来,非法批准、非法占用和毁林问题日益突出。许多新的问题和矛盾挑战了原有的林地法规。

变革势在必行

关于林地审批权限的调整,省人大常委会分组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意见在沟通、建议和碰撞中逐步统一,即通过立法解决有关部门对林地范围的长期争议,完善林地征用和占用审批制度,明确林地征用和占用审批权由省林业主管部门行使。

2014年5月,《海南经济特区林地管理条例》获得一致通过

土地资源不仅是决定生产力的关键因素,也是生态保护的重要基础。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以来,土地资源日益稀缺,资产属性越来越明显,市场价值不断上升。土地管理中闲置土地、非法占用土地、非法批地和土地领域腐败问题突出。如何解决它们?

"解决办法是堵塞体制漏洞,通过立法来规范权力运作。" 邓云秀告诉《海南日报》记者,为了推动海南土地管理体制改革的深化,省人大于2014年9月投票通过《关于修改〈海南经济特区林地管理条例〉的决定》,充分体现了国家和省委对深化土地管理体制改革的新要求。其核心是完善土地审批制度,完成审批权限调整,加强土地资源集中管理,统一全省土地资源规划、交易和监管。 此时,全省的土地利用已经实现了“一盘棋”

有效性

自然保护区270万公顷绿荫

从立法角度看,我省生态系统逐步形成,管理逐步规范化。 相关法律法规相继颁布实施,配套规范性文件的出台规范了自然保护区的管理。

“正是因为生态立法的保护,自然保护区现在像大海一样绿。 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主任李之龙哀叹,他以前曾参加过自然保护区立法论坛,并与学者和专家讨论,就生态保护提出建议通过广泛的公众协商,立法已经深入基层。"

迄今为止,海南已建立49个自然保护区,总面积272.5万公顷。 共有9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面积103,600公顷。省级自然保护区23个,面积258.47万公顷。 全省人口比今年上半年发布的生态保护调查报告还多。表明我省生态管理体制和机制已从零开始完善。 从自然保护区的生态管理来看,全省九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都建立了管理机构。23个省级自然保护区中的大部分都根据有关要求设立了专门的管理机构。

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初晓路告诉记者,从立法的角度来看,全省的生态系统已经逐渐形成,管理也逐渐规范化。

在法律法规方面,《关于修改〈海南经济特区土地管理条例〉的决定》于1991年颁布实施。此后,与自然保护区相关的《海南省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海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办法》、《海南省红树林保护规定》和《海南省珊瑚礁保护规定》相继颁布实施。在规范性文件配套方面,省政府先后批准了《海南经济特区森林旅游资源保护与开发规定》、《海南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名录》、《海南省省级自然保护区评审标准》等文件,规范自然保护区管理。

在基层,有关从业人员对近年来生态立法的修订和制定深感感动。 长江林业局局长纪陈诚举例说,我省修订后的林地管理条例给基层林业保护工作带来了便利。 “海南原规定与国家有关林地范围的法律法规存在一定的差异。以前,当地林业部门和一些相关单位经常在这个问题上发生“争吵”。 “

陶秀英,长江林业局负责林业行政具体事务的林业局局长,已经工作了17年。她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长江七子湾一家酒店的项目用地,在长江土地利用规划中被明确指定为旅游建设用地,而不是林地,但土地上确实有大片木麻黄和其他树木。林业部门认为有必要根据国家森林法办理相关手续,但土地部门和所有人不需要办理这些手续。结果,政府部门的双方意见不一 自从林业修正案提出以来,这种“争论”从未发生过。

“除了明确林地范围外,林地审批权限收归省林业厅,也减轻了我们的压力 ”纪陈诚坦言,作为市县林业部门,林地审批容易出现控制不严的情况。一方面,一些干部被允许留出空以谋取私利。另一方面,审批权移交给省后,有利于全省所有林地的有效全面管理,对更好地保护全省森林资源至关重要。

(本报海口11月10日电)

Story Click

告别“养殖大米”吃“旅游大米”11月5日,黄亚光站在海口东寨港红树林保护区游船码头二楼露台上,望着前方茂密的绿色,他眼中的焦虑很快平息下来

“无论什么时候有光滑或不光滑的东西,你都要看红树林30多年。你不住在村子里也一样。 ”他说

在过去的十年里,黄亚光一直是汕尾村委会长宁头村的“一家之主”。他被授予村领导的头衔,既受尊敬又受委屈。 为了成为一个小“芝麻绿豆官”,他放弃了他的家族生意。 现在,他和他的村民们又开始了他们自己的生意。他们一直在旅游业发展的道路上“摸索”。描述一路上的味道并不容易。用他的话来说,它被称为“酸甜苦辣的混合物”。 "

说到海口市雁峰镇长宁头村,人们并不陌生。 东寨港红树林新开放的旅游栈道和游船码头,是大自然赋予游客的一道美丽风景,实际上是给长宁头村的人们的。几乎整个长宁头村都被东寨港国家生态自然保护区所覆盖。

黄亚光在村子里长大,对红树林有着深厚的感情。年轻时,他依靠红树林培育盐水鸭,并努力开拓市场。从驾驶一辆载有3到5只鸭子的摩托车,到在海口市的小餐馆出售,再到开放市场,一辆汽车把鸭子拖出了村子。他的年收入高达10万元。

"对于红树林,我们不愿意折断树枝!"尽管如此,多年来红树林地区的水污染一直困扰着黄亚光。

近年来,海南省和海口市已通过立法,加强红树林和其他自然保护区的污染控制。他们加大了改善生态环境的力度,强制养猪场搬迁,并禁止当地农民在自然保护区挖池塘和养殖。

黄亚光是“大师”。他咬紧牙关,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他卖掉了所有的鸭子,换了职业!但是村里的农民不同意,包围了他:“我做这份工作已经几十年了。现在我不想养鱼或养鸭。你想让村民们以后吃什么?喝西北风?”

“换职业时谁不心痛?但是我们必须为子孙后代保护这片森林。这是我们的家!”

长宁头村的人们在填满了所有的养殖池塘后,正在阵痛中进行产业转型。 在政府的支持下,农民们终于找到了一条新的道路:旅游业 政府介绍了一家开发江西婺源风景区的大型旅游企业,并与长宁头村签订了旅游开发“大单”。 企业在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改善设施,发展旅游业 根据协议,企业每年将向农村合作社支付100万元的固定股息,每三年增加15万元。同时,合作社将有权在景区内经营150平方米的人行道。 这意味着将来长宁头村的每个农民每年都会有一份,村民也可以在景区公司工作,月薪在2000元到5000元以上。此外,农民经营自己的农舍、餐馆和旅游产品。“现在依靠农业,农民的收入比以前更大了。" ”黄亚光说道

现在,黄亚光也在风景区工作。与此同时,他还在雁峰镇开了一家“五爸爸本地餐馆”。生意兴隆。"多亏了政府,生活中的第二次转变才是正确的。" ”黄亚光说道

专家宣读了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

毕志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法制委员会主任:

鼓励社会力量

积极参与立法

毕志强

《海南省自然保护区综合管理评估考核办法(试行)》,提出了全面推进法治的指导思想、总体目标、基本原则和主要措施, 这是指导和促进全面推进法治和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纲领性文件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将形成完整的法律规范体系作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科学立法做出了全面阐述,做出了具体明确的工作安排

立足海南地方立法实践,按照《决定》要求,进一步加强人大立法工作的组织协调,完善立法起草、论证、协调和审议机制,完善下级人大立法意见咨询机制,建立基层立法联络点制度,完善人民参与立法机制,完善法规草案公开征求意见和采纳公众意见的反馈机制,建立健全立法项目评估。立法评估和立法后评估机制,完善立法与公众沟通机制,开展立法咨询,充分发挥CPPCC议员、民主党派、工商联、独立人士、人民团体和社会团体在立法咨询中的作用,探索建立相关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专家学者等协商机制,调整立法涉及的重大利益,加强与高等院校的联系, 科研机构和律师组织,整合全省立法资源,让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立法,为我省地方立法工作提供更广泛的社会支持。

我们相信这不仅是针对相关的生态法律法规,也是我们对所有立法项目的目标和期望。

点击图片进入海南特区,贯彻党的四中全会精神,建设法治国家

点击图片进入海南学习贯彻十八届四中全会网校专题

分享到一键通微信新浪腾讯QQ空间i贴吧

责任编辑:冉苗俊

  • 友情链接:
  • sbf999胜博发 版权所有© www.yzqcw.net 技术支持:sbf999胜博发| 网站地图